我要发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剑骨 >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杀柳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柳十,我的师兄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旷别已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面色悲悯,看着面前?#28508;?#30340;湛蓝道袍?#33125;耍?#20280;出一只手来,替他细细擦去额首的血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没有抬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身上,带着斑斑血迹,道袍破碎,肩头被枷锁贯穿,燃烧着苍白的火焰,被点燃的道火,在体内蔓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剑湖宫的囚押之地,名?#23567;?#22823;雪洞天?#20445;?#22235;周都是极寒的严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雪洞天是一处星辉封禁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座剑湖宫上下,唯有这里,才能真正锁住一位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虚弱的声音,在洞天里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带着三分戏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有七分自嘲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徐来......我本以为,你下山会?#20804;?#22810;收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没有想?#21073;?#20320;不仅丢掉了修行者的尊严,连当初的那份自傲都不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缓缓抬头,道:“我可以接受公平一战的对决,但不能接受现在这样的结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皱起眉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平静道:“我从来就不曾丢掉过?#35009;礎?#31163;开剑湖宫后的徐来,与离开剑湖宫前的徐来,并没有差别,以前没?#26657;?#29616;在没?#26657;?#20197;后也不会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我的确值得公平一?#21073;?#21073;意对决......以此了却当年的一切恩怨。”徐来替师兄擦拭血迹,他声音回荡在这座大雪洞天内,道:“剑湖宫的大长老元拂荫,似乎?#38405;?#24616;念很深,我也没有想?#21073;?#37027;一夜,他会直接?#38405;?#20986;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登山的那一日,两人剑器交撞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全神贯注的那一刻,柳十的背后,忽然撞来了一道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剑湖宫的大长老元拂荫,手持一柄利剑,贯穿了柳十的左肩,气机牵引之下,直接引动了剑湖宫宫主体内的残余剑气,结束了这场师?#20540;?#30340;争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被镇压在大雪洞天,已有数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注视着徐来,一字一句道:“你回到这里,是为了夺权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我?#28216;?#25913;变,对于‘权力’,我视若粪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笑了笑,他一只手抚摸着极寒的锁链,大雪洞天里专门用来镇压大修行者的链条,被他手指拂过,指尖与铁索一沾即分,瞬间结上了一层冰渣,旋?#20174;只?#21862;啦碎裂一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轻柔道:“师兄,我真想解开你的枷锁啊,就在这里,就在现在......与你分出当年没有分出的胜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也笑了笑,他虚弱道:“公平一战......就在这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里是星辉封禁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的气血都被大雪洞天所镇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体内的道火也被点?#36857;?#33509;是一直这么燃烧,很有可能就此湮灭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解开枷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?#25991;?#19982;全盛之?#35828;?#24464;来交?#2107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袍摇曳的年轻?#33125;耍?#22312;西海蓬莱修行已久,蓬莱的长处便是炼丹,这些年来,他不知吃下了多少丹药,容颜一如当年离开剑湖宫时候的模样,一副清稚,看起来就像是刚刚长大的青年,身上并没有带上多少岁月的气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清风徐来,吹走他经历的岁月与时光留下的痕迹。徐来与柳十的岁数相差不大,后者的身上,散发着历尽尘世的“看透?#20445;?#32780;前者则像是一个刚刚踏足?#28010;?#30340;“少年?#3418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意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在西海修?#26657;?#19981;问世事,回到大隋,他并不知道这些年来有一个与他同姓的天才剑修,名叫徐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不了解,也因为他身上篆在骨子里的少年狂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无法理解柳十的所作所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柳十,整座剑湖宫上下,都?#38405;?#24616;念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寒声道:“那个?#23567;?#24464;藏’的?#33125;耍?#26159;涅槃境界的大修行者?#20811;?#20973;?#35009;纯?#20197;让你杀死三位宫内的命星大修行者,你不觉得这是屈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?#21019;游?#28023;归来,听到大长老元拂荫对自己提到剑湖宫所发生的这件事情,觉得非常之不可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自己当?#26432;?#29983;对手的“柳十?#20445;?#24590;会?#24066;?#21463;此屈辱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不是屈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木然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没有见过徐藏,也无法想象他的剑道有多强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天都血夜,师父参与了围剿裴旻的行动,从大瀑布山下走出,徐藏的师姐,蜀山小山主千手星君,又多次助我,给了守山人一封举荐信,我得以踏入长陵参悟剑道,于公于?#21073;?#21073;湖宫都亏欠蜀?#21073;?#20111;欠徐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沉默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师父死在了天都血夜里。”柳十看着徐来,道:“你不为夺权,那么便是为了剑湖宫的‘大雪’而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没有否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沙哑道:“等到元拂荫把‘大雪’交付给我,我便会放你离开这座洞天,届时?#19968;?#32473;你一颗蓬莱仙丹,你我公平一?#21073;?#19981;留遗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我锁在这里,你觉得他们能找到‘大雪’的栖身之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轻笑道:“你当年窃走长生,我看在眼里,并未阻拦,师父罚我在大瀑布山下静坐十年,不准外出。我只愿你平平安安离开剑湖,江湖闯荡之后,能够知道自己当年的‘错’。现在看来,我高估了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面无表情,冷冷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剑湖宫要弟?#21451;?#22659;练剑,一年出鞘,十年来练。对我而言,吐纳之间,修?#33125;?#21507;饭?#20154;?#25105;只需要吃丹悟道,便可以练出世上最快的剑。人人心中有一把剑,这就是我的剑,难道与师父不同,这便是错了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低垂眉眼,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两位弟子,跟随我修行剑道。我听说大隋天下有几个厉害天才,我的弟子,就算拿去与曹燃叶红拂相争,也不会落入下风。”徐来平静道:“你我的剑道理解不同,孰对孰错,再如何争论都没有用......便让后辈来证明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眯起双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回想起徐来登山那一日,自己所看到的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脚下,那一白一灰两道跟随徐来左右的长袍,举手投足之间,透露的气息十分古怪,第一眼看去,就不像是大隋天下的修行者,衣袍里翻涌着的,满是海外归来的“仙气?#3418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高在上,不?#22659;景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徐来的两位弟子,年龄并不大,修行境界却高得吓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说的并没有错,他的两位弟子,修行境界之高,恐怕真的与曹燃和叶红拂相争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知道徐来总有一天会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收下了一位非常喜爱的弟子,要不了多久,自己弟子的剑道会迅速成长,七境无?#26657;?#20250;慢慢变成八境无?#26657;?#20061;境无?#26657;?#21313;境无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一是一个大隋罕见的剑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一块美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对柳十一的打造,非常缓慢,也非常用心,他不让柳十一吃丹药破境,也不让他刻意去加快修行的进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教导柳十一,要随时进入“悟剑”的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万物皆可为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剑湖宫那位手持“大雪”的初代宫主,所传授下来的“修?#23567;狈?#3837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压境而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当初闭关坐在大瀑布山下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出之时,厚积薄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师弟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师弟是一个很得意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是一个天资很高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?#35828;?#24072;父,提出要“压境而修?#20445;?#26611;十选择了默默聆听,徐来选择了?#32431;埂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师弟走上了蓬莱的那条修行道?#32602;?#25226;所有的心力放在参悟剑道上,与自己不同的是,吃丹修?#26657;?#26143;辉境界一日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道三千,没有对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有些恍惚,他凭?#35009;?#35828;自己的师弟就是错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......他被锁在这里,师弟站在自己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的眉眼里没有丝毫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目前?#32431;矗?#33258;己更像是一个失败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雪洞天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?#32431;?#30528;柳十,他并不觉得被这些锁?#21019;?#36879;肩头,自己的师兄就会被困住,剑湖宫内斗的事情与他无关,他回到这里......只是为?#35828;?#21021;的一个旧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轻声道:“你的弟子,叫柳十一,这个名字很有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盯住师弟,声音沙哑道:“我不会让他回来的,十一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,以后未必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伸出一只手来,袖袍尽头,悬挂着那枚开了十个孔的瓷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瓷牌轻轻摇曳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剑湖宫的传讯手段,他了如指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通过这?#27934;?#29260;找到一个人,更是轻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微笑道:“你传讯让柳十一离开,但他现在距离剑湖宫越来越近,已经快要离开?#20804;?#22320;界了,真是师徒情坚,?#33125;?#33267;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管柳十一会不会回到剑湖宫......结局都不会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已让‘朝露’离开剑湖宫了。”徐来收回瓷牌,贴近面颊,缓缓道:“朝露会找到柳十一,在剑湖宫外决出胜负,师兄,到时候你就会知道......你的剑道,真的不如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来离开了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离开之后,一?#20804;?#24402;寂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雪洞天,锁链发出?#26001;青輟?#30340;一声破碎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945;?#24040;大锁链,如?#30097;?#25341;直,此刻忽然裂开一道裂纹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的身上,道火顺延锁链燃烧,熊熊不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裂纹并没有继续蔓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风雪覆?#29301;?#25513;埋而下,锁链的纹痕重新愈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洞天再?#26410;?#2432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次进来的,不是黑袍徐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是满头白发苍髯的大长老元拂荫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?#20384;?#21040;柳十面前,他抬头木然看了一眼摇曳狂颤的锁链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初代祖师爷设下的大雪洞天,封禁之地,无论多强的星君,都无法挣脱?#35828;亍!?#22823;长老缓缓道:“柳宫主可以放弃了,留些力气,?#19979;?#30340;时候自在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人袖袍里滑出两张惨白符箓,他轻柔问道:“我再问一次,‘大雪’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面无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老默默等了十个呼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动作缓慢,将两张符箓捻住,轻轻按下,对准柳十的肩头两边,一左一右,两张惨白的符箓,上面似乎书写了?#25345;?#21476;怪的纹?#32602;?#25353;压之下,发出骨?#32769;?#34701;的渗人声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抬起头来,闭上双眼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3713;?#25171;颤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极致的风雪寒意,揉进了肩头骨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老将两张符箓,隔着一层湛蓝色道袍,按入了柳十的肩头血肉里,那两张符箓,就像是天地之间的大雪,在肩头血液里迸发,柳十的道火便是因此而?#36857;?#33509;是不燃烧道火,他整具身躯,都会在这里被冻为冰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幕,是徐来不曾看见,也无法想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老面无表情,对于这一套的动作,他已熟悉至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日他都会来到大雪洞天,?#32431;?#26395;剑湖宫这位被判定为“有罪”的宫主柳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来了以后,只问一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8508;?#38215;宫之宝,“大雪”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的回答从来没有变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只?#28508;?#25345;着最简单的沉默,不说任何一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风雪?#29384;?#31635;按入双肩,他仍然不为所动,不曾喊过一个疼字,做的动作只有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抬起头来,双目放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是怔怔出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的?#32431;?#37117;汇聚到双肩,肩头的伤口很快裂开,血液还没有流淌而出,就覆了一层薄薄的霜寒,迅速凝结成为冰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老将两张符箓按入骨子里,木然道:“交出大雪,可以换柳十一一条性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眯起双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柳十一存在的意义是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长老木然道:?#20843;?#33021;做?#35009;矗?#33021;为剑湖宫做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徐来的两位弟子,朝露?#25237;?#24247;,任何一位拎出来,放到大隋,都是石破天惊的天才人物。”大长老说话之间,语气越来越高,声音越来越大:“徐?#21019;游?#28023;归来,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剑道,他的修行方向,才是剑湖宫的未来所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隋天下的天才,?#35009;?#26361;?#36857;裁?#21494;红拂,真的?#24515;?#20040;厉害吗?#31185;臼裁?#25105;剑湖宫就比不上他人?羌山的谪仙人,?#26412;?#30340;烛龙,珞珈的神女,他们三人抛开不提,各大圣山的圣子都在九境......柳十一是?#35009;?#22659;界?#31185;?#22659;无?#26657;科?#22659;!七境!!这是何等的笑?#22467;?#33618;唐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元拂荫?#28010;蓝?#20303;柳十,道:“你把大雪剑交给我,我带领剑湖宫走向辉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柳十只是面无表情看着大长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是在看一个笑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徐来是个?#23383;?#30340;人,他要麾下弟子与柳十一分出胜负,以为这就是一切的?#25112;帷!?#20803;拂荫幽幽道:“但他不知道,如今的剑湖宫,已不会?#24066;?#26611;十一活着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朝露离开之前,我已经派人离开西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柳十一会死在?#20804;蕁!?
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