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钟小燕第一次敞开心扉跟孟忘忧谈话,毫无保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很早就明白了一些事情,只是一直不敢确定,直到今晚跟孟母确认了一下,她才确定,她真不是孟忘忧亲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这事也不用跟别人确认,只要?#24515;?#23376;一想就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钟小燕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了,而孟忘忧只比她大十几岁。如果她是亲生的,那就说明孟忘忧十几岁就怀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她那个年代,十几岁怀孕肯定是骇人听闻的事,更别说生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外婆的?#24895;瘢?#26029;然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,孟局可是华安局的老大,如果她在十几岁生过孩子,别说爬上这个位置了,想进这个部门都不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一结合,真相立马就能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有一点,钟小燕却一直想?#24187;?#3033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母告诉过她,孟忘忧领养她的时候,她已经十岁了,可关于十岁之前的事她却没有任何的印象,似乎打她记事起,就一直跟在孟忘忧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这些都不是重点,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孟局的婚姻大事,至于这些事,以后再说就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没有再多想,钟小燕看着孟忘忧,微微有些难受地说道:“妈,谢谢你照顾我这么多年,而且我也要跟你说声对不起,如果,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也不会这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忘忧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让钟小燕说出这样的话,她很清楚,钟小燕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这些肯定是?#19979;?#21578;诉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一阵生气,孟忘忧看向孟?#31119;?#26377;些大声地说道:“妈,你都对小燕说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啊,我,我能说什么啊,小燕不是傻子,你总觉得能瞒着她,可她现在大了,能看不出一些事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母这话说完,钟小燕立马附和道:“妈,你别怪外婆,是我问她的。其实,其实很早我就,就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了,只是一直不敢问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燕,对不起,妈,妈不该瞒你这么久的,妈,妈只是不想让你多想,觉得妈不是你亲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就是我亲妈啊,这辈子都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,钟小燕一把抱住孟忘忧,轻声哽咽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母女俩就那样抱在一起,连孟母看了,眼睛都有些湿润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实话,她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女儿,为了一个承诺,她放弃了自己的青春,专心抚养钟小燕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个人就这么沉默着,几分钟后,孟母擦了擦眼睛,假装有些吃味地说道:“这里还有人呢,弄得就跟我没有闺女一样,该说正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187;?#27597;这么一打搅,钟小燕也不好意思再煽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擦了擦泪痕,呵呵一笑:“对,该说正事了,孟局的终身大事。孟局您请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死?#23601;貳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忘忧点了钟小燕的额头一下,没脾气地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实话,她刚刚确实很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知道钟小燕是真的把她当成了亲妈,也相信了她外婆所说的一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这一切全是假的,真相只有两个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这些年她一直都很用心的照顾着钟小燕,也把她当成了亲闺女,可这一切的基础 却是一场交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让钟小燕知道这?#25991;?#22899;情只是一场交易,她会怎样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忘忧不敢想,也不愿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连许九善都睡了,还需要想这些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她记起所有的事,我们照样会反目成仇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希望这一天能晚一天到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一苦,孟忘忧又恨不得那一天早点来,这样她就可以早点解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着,她看了钟小燕一眼,忌讳如深,爱恨交织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这种感情她只能藏在心里,她可以肆意地爱上许九善,更毫无顾忌地去杀他,但对上钟小燕,她却不敢动一点这样的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,许九善只是难弄死,钟小燕压根不可能弄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没有再多想,孟忘忧深吸了一口气,开始继续盘算着怎么拒绝这场逼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她便有了计划,决定先应承下此事,然后伺机将钟小燕调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她一走,单靠孟?#31119;?#21387;根成不了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8909;?#20320;祖孙俩都商量好了,那应该是有备而来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到孟忘忧的话,孟母一喜,立马点头说道:“这么说,你答应相亲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我要是在不答应,你们能罢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母再?#25105;?#31505;,立马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:“忘忧啊,实话跟你说吧。妈其实已经把你的相亲对象带来了,就等你点头跟他见面呢。这小伙子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等孟母把话说完,钟小燕干咳道:“外婆,注意措辞,那位?#24066;?#21487;不是什么小伙子,照实说,不?#24187;?#23616;跟他一见面,准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呵呵,那我照实说。妈给你?#25165;?#30340;这个人是个成功人士,是咱们老家?#28508;?#30340;人,叫王泽成,?#26143;?#26377;势,人跟你差不了几岁,是个二婚,还没孩子。人家看过你的照片后,特别地钟意你,当?#26412;?#34920;示不介意你带着小燕入嫁的,这是他的照片,你?#32431;?#34892;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,孟母把那?#35828;?#29031;片翻了出来,递给了孟忘忧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忘忧看了一眼,直接没了兴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老王长得,倒是一表人才,看上去也属于那种风流倜傥的人物,只是跟许九善一比,总觉得还是差?#35828;?#20160;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微微有些嫌弃,孟忘忧笑道:“挺不错的,我同意了。什么时候见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趁热打铁,就明天吧,到时候让小燕陪你去,给你把把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呵,可能如不了您老人家的心愿了,明天一早我就把小燕调走,到时候看你怎么办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暗暗一笑,孟忘忧轻轻点?#35828;?#22836;,说道:“那就明天晚上吧,我白天要去上班,这样可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,我这就更准女婿说一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母心头一喜,兴高采烈地跑回了卧室,要是把这个金龟婿拿下,那以后还愁没钱花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母一进屋,钟小燕这才狐疑地看了孟局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孟?#21482;?#20102;这么多年,没人比她更了解孟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晚这事,孟局答应的这么?#32431;歟?#36830;想都不?#23391;?#23601;知道她肯定是假意应承下来的,说不定现在就在盘算着,怎么搅黄这事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着,钟小燕坏笑道:“孟局,答应得挺干脆啊,不会在打歪主意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