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这是打算趁着没人看见的时候,把他打死,然后弃尸荒野吗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心里很慌,面上却假装淡定,任由祁柔带着他继续往?#30333;擼?#30452;到发现她穿过假山和人工?#27185;?#26368;后带他走到的地方,是图书馆后面的台阶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祁柔松开他,自己提步走上面前的台阶,只走了两格,就找了块干净的地方,坐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有说话,眼神却瞥了一眼余慕洋,然后扭头看?#34563;?#24049;身边的空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心领神会,忙不迭走到她身边,挨着她坐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嬉皮笑脸刚准备解释这次考试的事情,祁柔已经伸手捂住他的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唔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被捂的猝不及防,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忽然变得强势的祁柔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祁柔也没跟他废话,径直问道:“你学习成绩不好,是骗我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已经看到校内网上,老师发的?#20999;?#33719;奖证书和奖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眼看见的时候,她真的怀疑?#20146;?#24049;的眼睛出了问题,可莫名的,她竟一丝都没有怀疑过?#20999;?#33719;奖证书的真?#25932;裕路?#22312;她的心里,余慕洋一?#26412;?#26159;那么优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才像余家的继承人,余叔叔和小慕姨姨的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祁柔眉心又皱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学习成绩很好,为什么一直骗我,还跟我打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要解释,可是祁柔还捂着他的嘴,看起来,也不打算放手的那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慌了,想要?#37096;?#22905;的手,祁柔却不松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样?#27185;?#26159;不准备听他解释,要直接给他定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谁扛得住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两?#30343;?#37117;抬起来,刚要动手,祁柔一个犀利的眼神就扫向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可比什么都吓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祁柔的性?#27185;?#20313;慕洋最清楚不过,平时很冷漠,看起来很难接近,其实就是纸老虎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当她真的生气的时候,那就是一只真老虎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吃人的那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只见过一次,那?#25925;?#22312;祁叔叔发现他尾随祁柔回岛上,要把他丢海里喂鱼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祁柔毫不犹豫的护在他面前,她没有跟祁叔叔起争执,?#30343;?#22266;执的挡在他面前,不让任何人碰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被祁叔叔拉开,看见他被丢进海里的时候,想也不想,跟着一头扎进了深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?#33618;唬?#20313;慕洋这辈子都不会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慕洋现在看见她的眼神跟当时格外相似,他是真的有些坐不住,深怕她会因为生气,扭头就跟他说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小时候在幼儿园挨揍,都是我帮你打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小学的时候考试不及格,是我陪你回家,帮你跟余叔叔解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还记得初中的时候,你有一次去参加奥数?#28909;?#32771;?#35828;故?#31532;一,找我?#21442;?#20320;,最后还说自己伤心不想回家,非要睡在我的?#37319;稀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高考的那段时间,天天找我补习,后来考上大学,高兴的抱着我一顿乱亲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祁柔没有想象中愤怒,反而语气平静的缓缓启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她这样细数过往余慕洋“犯”下的好事,让余慕洋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一直都在我面?#25226;?#25103;,为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六合彩开码